八极拳系

八极拳的“内八式”“外八式”-李会宁 李会勇

时间:2013-8-10 10:33:56  作者:中华气功大全网  来源:www.cn-boxing.com  查看:223  评论:0
古传《八极拳谱》有云:“八极拳行拳需内存八意,八意者,内八式也,即惊、慌、狠、毒、猛、烈、神、急。八意合一,方可先机制胜也。”
  关于此“内八式”,原本是八极门的不传之秘,实际上是本门前贤多年来总结出的“心法”,也就是精神的力量,后来有人无意公开后,别的门派借鉴吸收了过来,并时常被各种乐橙国际娱乐刊物刊载。但笔者认为,天下拳理是一家,各个拳种都是武林高手一生智慧和实践的结晶,吸收各家之长而创立一派,求得都是尽善尽美,殊途同归而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。八极门也是这样,不断地摸索,不断地交流,不断地总结,不断地充实,不断地进步,最后都是凭借真功夫赢得社会的承认和肯定。
  为指导启发后学,笔者根据恩师霍文学(霍殿阁嫡孙)、马明达(马凤图之子)、韩振江(韩化臣嫡孙)、付广池(王忠泉再传弟子)、缴增详(张旭初弟子)的谆谆教诲,在此不揣浅陋,试解其中奥妙,不对之处还请内行方家多多批评指正!
  惊:《说文》曰:“马骇也。”释文:“马受突然刺激而惊骇,以至行走失常”,可引申为惊心动魄之意。
  在交战中,“惊”应该是“敌惊我”的意思。是指临战时,自己必须警觉起来,精神高度集中并且惊起“四梢”,所谓“内实精神,外视安仪;见之似好妇,夺之似惧虎”。
  惶:《说文》曰:“恐也。”释文:“恐惧”。
  另“惶”同“慌”。《说文》中并无“慌”字,查1937年版《国语辞典》,“慌”有四个意思:一是昏迷、混乱;二是急迫;三是恐惧;四是行动不安的样子。
  在交战中,“惶”应该是“我惊敌”的意思。是指在交手过程中,我以切齿怒目、发声怪叫、摆招亮势、手扬黄沙、喷吐唾沫等手段突然地、出人意料地刺激、扰乱、惊动敌人的精神和行动,使之受到惊吓而心意慌乱,恐惧不安、不知所措,无心恋战,所谓“发声使惊怪,迅速分胜败”。
  狠:《说文》曰:“吠斗声。”释文:“今俗用狠为很,凶狠之意也”。
  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,“狠”应该是指自己的心一定要残忍,手一定要凶狠,使敌人受创而败走,所谓“当场不让步,举手不留情”。
  毒:《说文》曰:“厚也,害人之草,往往而生。古文‘毒’从刀也。”释文:“害人的草,历历而生;从刀者,刀所以害人也”。
  在交战中,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,我不杀他,他就会要我的命,这时候只有用尽全身之力,很下毒手,将敌人一击毙杀,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,所谓“心毒称上策,手狠方胜人”、“一狠二毒三要命”。
  猛:《说文》曰:“健犬也。”释文:“健壮的狗”。
  在交战中,自己一定要胆大心细、一往无前、毫不退缩,猛悍勇敢。如蛟龙摆尾,猛虎扑羊,饥鹰捉雀,义犬逐兔,灵猫捕鼠,所谓“激湍甚过箭,猛浪推倒墙”。
  烈:《说文》曰:“火猛也。”释文:“火势猛烈”。
  在交战中,“烈”主要是指气势超常,急骤剧烈,所谓“霹雳惊雷震天地,烈火狂风一扫光”。
  神:《说文》曰:“‘天神,引出万物者也。’释文:‘天神,引发出万事万物的神’”。
  参证:金文“神”作“申”,《说文十三篇上虫部》:“‘籀文虹从申,申,电也。’又《十一篇下雨部》云:‘电,阴阳激耀也,从雨,从申。据此诸证,知古‘申、电’同文,皆象阴阳二气相激而产生光耀之形,盖天象之可异者莫‘神与电’,故在古文,申也,电也,神也,实一字也。其加‘雨’于申而为电,加‘示’于申而为神,皆后起分别之事矣。’”
  在交战中,“神”是指心意投合,存天然之慧性,内劲不涉形迹,通达而无障碍,变化莫测、异乎寻常,所谓“有意莫带形,带形必不赢。镇定运四两,把计万事通”。
  急:《说文》曰:“‘褊也。’释文:‘狭窄的心’。
  参证:《段注》:‘褊者,衣小也。故凡窄狭为之褊。’张舜徽《约注》:‘大抵心怀窄狭者,性多躁暴,故引申为急迫之意也’”。
  另急通疾。甲骨文和金文中“疾”与“矢”意思相近,据王国维《观堂集林.毛公鼎铭考释》:“象人腋下箸矢形。古多战事,人箸矢则疾(快)矣。”
  在交战中,手快打手慢。心摧步,步摧身,身摧手,闪电不及合眸,迅雷不及掩耳,所谓“心动速如风,步动若马腾,身动似蛇虎,手动弓箭崩”。
  内八式主要是在精神意念方面要具备的基本功夫,下面我们介绍在与敌人交手时要掌握的手法、步法、身法等外在方法和技巧,也就是八极拳的“外八式”,即“封、闭、闪、跨、钩、捋、棚、打。”八极门之所以能产生吴钟、张克明、李大中、黄四海、张景星、李书文、韩化臣、马凤图、马英图、霍殿阁、刘云樵、马贤达、马明达等在全国有重要影响的人物,绝对不是偶然现象,大都是得到真传,苦修内外“八式”才取得斐然超常的成就。下面,笔者就外八式再做一简要阐释以飧广大武林朋友。
  封:《说文》曰:“爵诸侯之土也。从‘之’,从‘土’,从‘寸’,守其制度也。”释文:“国王把土地按爵位的等级分封给诸侯。由‘之’、由‘土’、由‘寸’会意,(寸)表示遵守分封的制度。”
  参证:据郭沫若《甲骨文字研究》:“‘封’的甲骨文写法以林木为界之象形,从‘土’,即起土为界之意也。”可引申为覆盖、隔绝、封闭,使内外不能出入通连的意思。在搏击中,就是以自己的非凡气势和超常功力压制、笼罩住敌人的身体及四肢,使之不能动弹和出手。所谓:“封敌之门,活抓生擒”。
  闭:《说文》曰:“阖门也。”释文:“关门”。
  参证:张舜徽《约注》:“‘才’不成字,金文中乃一‘十’形,即今俗所称木锁也。”可引申为关闭、合拢、堵塞、阻挡的意思。交手时通过双肩、双手向内合抱的发力动作护住自己的头部和正身,也就是关闭自己的大门,使敌人无法攻上前。所谓:“阖己之户,保己之路”。
  闪:《说文》曰:“窥头门中也。”释文:“把头伸在门中偷看”。
  参证:做偷看、窥探、偷觑动作时,必须弯腰、缩颈、扭身,因此“闪”的本意可进一步引申为躲开正中、侧身避开、避实击虚之意。是指在交战中运用灵活机动的身法和步法快速地与敌人周旋,并施以忽隐忽现、明暗相兼、突然袭击的作战方法战胜敌人。所谓:“腾挪闪展,胜败立显”。
  跨:《说文》曰:“渡也。”释文:“跨越”。
  参证:《段注》:“谓大(拉大)其两股间(两腿的距离),以利所越也。”可引申为大步前进、窜蹦跳跃、超越目标的意思。是指在交战中快速敏捷地加大步法跨度,勇敢的迈进敌人的大门(即两腿之间),以挨、傍、挤、靠和崩、撼、突、击的方法夺其位置,令敌人惨摔于地。所谓:“跨进猛攻,敌人退懵”。
  钩:《说文》曰:“曲钩也。”释文:“金属曲钩”。
  参证:《说文》中“勾”是弯曲挂物之工具,从“竹”曰竹勾,即“笱”字;从“木”曰木勾,即“构”字;从“金”曰金勾,即“钩”字;从“手”曰手勾,即枸字。很显然,八极拳所用合理之勾应该是从“手”之勾。可引申为用手钩留、钩开、钩止的意思,是一种向左右发力的动作。交手时,以前手钩按开敌人进攻之手足后,则很容易进入敌人之里门并以后手攻击其要害部位。所谓:“钩挂防守,一丝不苟”。
  捋:《说文》曰:“取易也。”释文:“用手指(五指齐力)取物轻而易举”。
  参证:《说文》中“捋”与“采”同义。“采”从“木”从“爪”,是捋取之意。可引申为抓捋、掐扣、采带、擒拿的意思,是一种向里向下的发力动作。交手时可使出“顺手牵羊”、“猛虎爬山”等招术。所谓:“捋扣掐采,铁牛入海”。
  朋:《说文》中并无从“手”之朋,而有从“弓”、从“木”之朋。从“弓”之朋意即弓力强大的样子,又即拉满之硬弓。从“木”之朋即“棚”字。《说文》曰:“栈也。”《段注》:“许云:‘棚,栈也’。浑言之也。今人谓架上以蔽下者,皆曰棚。”
  参证:众所周知,从“手”之朋只在太极拳中出现,各种典籍均无此字,而观从“弓”、从“木”之朋,可合一引申为膨胀、撑架、格挑的意思,是一种向上向外的发力动作。交手时可使出“崩炸”、“双撞”、“架打”等招术。所谓:“鼓劲浑圆,打人不难”。
  打:《说文》中并无“打”字,查《辞源》一书,“打”是用手敲打、拍打之意,可引申为打开、攻打、攻击的意思。在实际交手当中,我们主要依靠头、手、足、肩、胸、背、肘、胯、膝、臀十个部位发力,运用不同的战术和技巧一举战胜敌人。所谓:“打字存真,先固其根。千变万化,出于我心”。

标签:八极拳 

Copyright © 2002-2012 中华气功大全网 All Rights Reserved,
粤ICP备130640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