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玄女、素女、玉女和采女,房中女神知多少?
  • 作者:朱越利  编辑:  来源: 道教之音  浏览:57   时间:2019年05月14日
  • 玄女、素女、玉女和采女,房中女神知多少?(三)

    神位高低是道士思想观念的产物,而道士的思想观念归根结蒂摆脱不了社会的影响。六朝时期,大致有以下三种社会思想压制和打击了四女神:

    第一种叫作重门第。

    封建宗法社会最讲出身,六朝尤重门第。既然人讲,神也不能免俗。我们须学一学查“出身”的本事。四女神中采女最卑。光武帝立后宫等级,采女居末位,相当于宫女。除洞渊派之外,其它派别很少奉采女为尊神,彭祖派的采女仍未摆脱宫女的影子,盖皆与其出身卑微不无关系。

    玉女原为凡人,与妻妾有缘。虽然道教为她冠以三天、五方等多种名称,但终究掩盖不住平凡的出身。故而她常做“神仙之妻妾仪使”。如《上清高上灭魔玉帝神慧玉清隐书》中,太丹玉女、朱宫玉女、黄素玉女、太玄玉女、青腰玉女、素灵玉女等是北帝的侍卫,可供驱使。《上清太霄隐书元真洞飞二景经》说,仙官、玉女为高上玉皇的侍卫。玉女经常被赏赐给修道者,侍奉修道者。如上清经《清灵真人裴君传》引《太上隐书》说,修二景法成功后,三元君授玉童玉女若干人。若泄露秘术或隐书,则减少玉童玉女,直至皆去而不还。《紫阳真人周君内传》也说,玉童、玉女可侍卫修道者。玉女的平凡出身和卑微职务,对她成为主神当有不利影响。

    第二种叫作男尊女卑。

    天界到底比人间高明,真正实行了既“有成分论”、又不“唯成分论”的政策。比如林媚娘是人间凡女,因海上救人,化为天后。铁拐李附饿殍之体,蓝彩和街头卖艺乞讨,也都跻身八仙。反之,出身高贵,也可能神运不济。玄女和素女就是如此。

    汉代纬书《龙鱼河图》描写黄帝与蚩尤大战,战得天昏地暗,难分难解。关键时刻,天神使者玄女飘然而至,授兵信神符,黄帝一举制伏蚩尤。玄女俨然战神,操胜负于股掌之间。

    现代有人推测战神玄女本为玄鸟,有人怀疑她原是旱神女魃。有人读《易·坤卦》“天玄而地黄”一句,说是找到了玄女的出处。也有人猜想,玄女是“玄牝”之类远古女性生殖崇拜的产物。无论源自何处,四女之中,玄女的“出身”最为高贵,首屈一指。《全上古三代文》卷16“玄女”条解题曰:“玄女未详。或云天女,一云即西王母。“天女”在天,凡人在地,天高地卑,判若云泥。玄女高高在上,古人皆仰视。

    郝懿行考证说,早在《山海经》中即出现了素女,不知其说是否可信。汉《吴越春秋·勾践伐吴外传》里,范蠡提到“素女之道”,但不知所云为何。汉代文献把素女描写为好似音乐之神。王褒《九怀》颂扬素女善歌。扬雄《太玄赋》赞叹素女的歌喉。《史记·孝武本记》和《封禅书》记太帝令素女鼓瑟的传说,极力渲染音乐动人之极。素女是否天女,不明,但绝非平庸之女。

    四女神一起沉寂,她们之间定有共性。共性之一,都是女性。在中国封建社会里,男尊女卑,人如此,神也必然如此,女神在天界上层活动的空间很狭小。西王母为尊神,打破了男尊女卑,算一个例外。但是后来,有人硬是给她凭空制造了一位丈夫叫东王公。再后来又乱点鸳鸯谱,把她与玉皇大帝撮合在一起。在九丹法和金液法中玄女、素女、青腰玉女和太丹玉女,在服五方诸天气法及《太平经》中五方玉女,也都有配偶男神。好像没有丈夫就镇不住台,女神称尊多么不容易!

    上清经派奉日月中五帝夫人、八素元君、南极上元紫素三元君、西龟王母、太素三元君、太真夫人、太霄玉妃、上元夫人等女真,女真和房中女神在其方术中扮演重要角色。陶弘景纂《洞玄灵宝真灵位业图》,尝试建立道教神系,确立了元始天尊、大道君、金阙帝君、太上老君等七位主神,又列尊卑诸神数百人。但全《图》无玄女、素女和采女的位置,诸女真和灵林、东华宫、玉女、登天上箓、上天、三天、青腰诸玉女,均地位不高。我们读这一谱系时,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严重的性别歧视。

    第三种叫作性封建。

    四女神之间的共性之二,都是房中术神。

    人间有吕后、武则天、慈禧太后,仙界有西王母、魏华存、斗姆元君、碧霞元君妈祖,她们都是男尊女卑的例外。四女神都是神仙中的佼佼者,仅仅重门第和男尊女卑思想似乎不足以把她们全部拉下马。

    在封建思想那里,“万恶淫为首”,房中术是头等大忌。六朝时期,封建男女观对人们的思想加紧了禁锢,儒佛二教都有人猛烈抨击房中术为淫乱无耻。社会上强大的性封建思想,给道教修房中术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。

    上清经派是六朝的领军派别,也是房中术派别。上清经派创立的房中术改称隐书之道,被迫以隐语相传授。《上清明堂元真经诀》不敢以玉女本名,而以“元真”题经名,把真相放到经中去注解,说明元真为太玄上玄丹霞玉女之字。如此煞费苦心,只为遮人眼目。不少上清经严厉抨击赤裸裸的房中术黄赤之道,一再表白隐书之道绝无淫乱内容。这些都是为了躲避外界对房中术的攻击。

    葛洪提倡房中术,精通玄素之道,尤其推崇彭祖道。他当然也对四神女感兴趣。但葛洪亦有顾忌。他记叙郑隐要求祭祀玄女之言,轻描淡写,一笔带过。他特别推崇密传口诀。金丹经不再奉玄女等为尊神,北天师道等道派只把玉女视为侍卫,盖也与忌讳房中术有关。

    在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下,六朝道教绝不可能继续奉房中术神为尊神。唐代以来,精神压力有增无减,四女神也就再无出头之日。公道地说,并不是道士真心愿意抛弃她们,而是有难言之隐。究其实质,性封建思想给了四女神致命的打击,房中女神是被腐朽虚伪的封建思想吞噬掉了。

    四女神未能升为主神,未能保持尊神,与道教无大妨,与中国人无大碍。一叶而知秋。今察其因,只是再次感叹,封建社会里,中国人耻言性,性禁锢,犹如磐石压顶,精神负担的确是过于沉重了!

    (本文节选自朱越利《房中女神的沉寂及原因》,原载《中国文化》第19~20期,第136~143页)

CopyRight © 2013-2015    主办单位:乐橙国际娱乐,乐橙国际娱乐官网    地址:浙江省 温州市永嘉县乌牛镇东蒙山
推荐网页浏览分辨率1024*768    技术支持:麦拓科技